中新網北京12月30日電(陳伊昕)30日發佈的一則報告指出,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日益呈現出“離岸平衡”的特征,即構建和擴大其亞洲同盟體系服務於“亞太再平衡”的戰略目標。其中,美國對待日本修改和平憲法、追求“正常國家”的立場,成為該特征最突出的表現。
  12月30日上午,由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聯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主辦的《亞太藍皮書:亞太地區發展報告(2015)》發佈會在北京舉行。
  這則報告提到,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一直受到國內外各種因素的制約,如經濟複蘇緩慢、財政壓力巨大、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大敗、應對“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軍事威脅、烏克蘭危機及其對俄羅斯的製裁等。
  然而,報告同時指出,“亞太再平衡”戰略不會因美國內外部的制約因素而終止或停滯。過去一年,為適應內外部環境的變化,該戰略日益呈現出“離岸平衡”的特征,即構建和擴大其亞洲同盟體系服務於“亞太再平衡”的戰略目標。
  報告指出,以2014年4月奧巴馬的亞洲之行為例,在日本,奧巴馬明確宣佈《美日安全條約》適用於釣魚島,強調所謂應對單方面改變地區現狀的挑戰。美國在中日釣魚島爭端中已經放棄了不選邊站的立場;在韓國,奧巴馬強調美日韓三方及中國與其他各方協調對朝政策;在馬來西亞,奧巴馬重申雙方在“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層面的合作;在菲律賓,在雙方於1951年簽署《共同防衛條約》的基礎之上,美菲簽署了《增強防衛合作協定》。此外,美國還要求其亞太盟友不要參與中國所倡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不久前,美國國務院網站發表題為“海洋界限——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海洋主張”報告,表明美國在南海爭端中的選邊站立場開始調整。
  報告強調,其中,美國對待日本修改和平憲法、追求“正常國家”的立場,是“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離岸平衡”特征最突出的表現。2014年7月1日,安倍政府通過內閣決議,重新解釋憲法第九條,消除了自衛隊使用武力的限制。這標志著日本在修改“和平憲法”的道路上邁出了實質性的步伐,而在這一變化的背後是美國的“容忍”和支持。
  報告同時指出,日本挑起釣魚島爭端有三個層面的目標:第一個層面的目標是,對釣魚島要實現從實際控制到法理控制;第二個層面的目標是,以釣魚島爭端為藉口,誇大“中國威脅”,修改和平憲法,追求成為所謂的“正常國家”;第三個層面的目標是,在實現“正常國家”目標的前提下,建立“價值觀外交”同盟體系,遏制中國的和平崛起,主導未來亞洲的格局與秩序。
  其中,報告認為,從第三個層面的目標來看,日本的目標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目標正在尋求越來越多的交集。
  在對未來的展望中,報告認為,美國對日本修改和平憲法、追求所謂“正常國家”目標的“容忍度”將取決於美國對中國和平崛起的認可度。
  “如果美國認定中國的和平崛起對其威脅足夠大,那麼它對日本追求所謂‘正常國家’戰略的‘容忍度’就會無限大;反之,美國則會對日本的行為加以‘約束’。這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離岸平衡’特征派生出的必然結果。”報告指出。(完)  (原標題:報告稱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漸顯“離岸平衡”特征)
創作者介紹

ix38ixkm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